並沒有針對什麼人

 

只是對於咒罵自己所痛恨的事情

手上卻又做著同樣事情的人感到不恥

 

對於有豐富情感的人類來說

偉大的情操是多餘的

 

但是如果連原則都把握不到

那麼上天所賦予的言語能力才真的是多餘的

 

 

如果說有一天站在高處

而忘了自己站在低處的痛苦

那是可悲的

 

如果看到了低處的痛苦

卻意圖用任何言語來說服自己

那是可惡的

 

如果可以無視於自己的可悲可惡

那是  的

 

on02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